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心一意的博客

白雪阳春传雅曲,高山流水遇知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溥仪劳改的趣事  

2012-06-15 23:02:53|  分类: 幽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在那个“大鸣、大放、大字报”的年代,开始时是大字报贴在墙上,而且是见墙就贴,把所有的墙、门、窗户都贴满了;接着是拉绳子贴,大字报挂在绳子上,一条又一条的绳子把大字报分成一排又一排的;然后是大字报铺在地上了,这样的大字报是针对重点批斗对象的,而且是点名的,如:“某某反革命分子,你老老实实交代,不投降,就叫你灭亡!”那时候,写大字报的纸、笔、墨都由公家给,可以随便领取,有不少人就拿公家纸、笔、墨随意糟蹋。有一次,溥仪和杜聿明、沈醉、杜建时、新凤霞一起去一家纸厂拉写大字报用的纸和笔墨。刚迈进这家厂子大门,溥仪就用手指着地说:“看看啊!一张这么大的纸只写一个大字,十一张大纸写成:走资派你必须低头认罪!”当时,他手里还拿着正在抽的香烟,沈醉打手势示意他熄灭烟头,但他不理解,仍举着香烟来回晃悠。这时,来了一支男女队伍,穿得破破烂烂,而且个个都被剃了“鬼头”。所谓的“鬼头”是指受“管制”的人的头发,被造反小将用理发推子从脑门向脑后推平,也有的从左耳朵根推到右耳朵根,推出个十字。那时,被推了鬼头的人就可任人驱使、随意批斗、想打就打、想骂就骂。这一队人个个都低着头、脸色蜡黄,一看就知道是被批斗的“牛、鬼、蛇、神”。押解他们的造反派小将的口里不停地喊着:“让开、让开!”又对这群人大声嚷道:“快走哇、跟上……”看见这群人,溥仪被吓坏了,周身发抖,忘了手里夹着香烟了。造反派看见他手里有烟,一把抢过来给扔了,正好扔在大字报上。大字报冒烟时,造反派小将早押解队伍走远了。在风的助力下,大字报瞬间就窜出了火苗。立即有人大叫:“着火了呀!”此时,跟溥仪一起来运纸的几个人撒腿就跑,可溥仪不跑,被从头到脚淋了一身的救火的水。

这场火的发生,开始紧张,一会儿火灭了,大家自然没事了,可溥仪心神不定,也吃不下饭,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,他对新凤霞说:“我相信坦白卸下包袱好,要连累别人可不好!”新凤霞奇怪地反问道:“老溥,你不是改造得脱胎换骨了吗?又有什么事背着包袱了?”溥仪急得脸通红,搓着手含含糊糊地小声说:“这场火是灭了,可这里……”新凤霞没在意:“过去了,这事也没有找上咱们这群倒霉的就算了!还想着这事,瞧你成了多嘴二大妈了……”溥仪看新凤霞不耐烦听他说,就不再作声了。事过后,他们装上领取的十几大捆各色纸刚要走,被造反派看管人喊住训话:“你们都听着!今天,发生了这场纵火案,你们这些人都在怀疑之列。溥仪,你出来!”溥仪战战兢兢地站出来了。造反派对他说:“你坦白自首很好,这场火是你抽烟放的!”溥仪哆哆嗦嗦地说:“是,引的,不是故意放火。是……”造反派说:“混蛋!你还来狡辩吗?是你自己向我汇报,你抽烟的烟灰起了火呀!这是万幸,没有引起大火,要是引起了大火,你还得蹲十年监狱!你写一份检查,不深刻再写,明天交给我!”事后,新凤霞问溥仪:“你怎么搞的?自己没事找事,事情都过去了,又自己去向他坦白。哪门子事呀?看,看,又要写检讨。怎么写?”溥仪说:“我怕株连了大伙儿,又不敢说出我看见很多人都抽着烟,当我知道背着手时,被……那个领导……他抢去了,扔在大字报上的,可我不敢……说出来。我相信坦白了,就是对这场大革命忠实。”新凤霞听后对他说:“你是够忠的,可是忠实要倒霉呀!”

溥仪写了半夜检查,写了十几张稿纸,交给了看管人。当天下午,溥仪和新凤霞倒垃圾时,看见自己写的检讨被团成了团扔在垃圾筐里了。溥仪赶紧捡起来,边打开边说:“我写了半夜,主要说明我不是放火。他们连看也没有看,团成了团扔在垃圾筐里了!我还认认真真检查自己呐。”当时,溥仪的神情真是难以言表。

那个年代有很多发明,创造出不少史无前例的怪事情:早请示晚汇报,向毛主席像行礼请罪,这是劳改队每天必作的。忽然一天,不知哪位音乐家为劳改队员作了一首“认罪嚎歌”。在教这首歌之前,监狱看管人先训话:“你们这些罪犯听着!都站整齐了。溥仪!”溥仪答:“到!”“你站好了,看看你歪腰斜腿,像个军事化站队吗?”溥仪规规矩矩站好了。领导接着训话:“接受改造,服罪、认罪,要见行动!当然了,我们也为你们这些罪人创造机会!你们一定满意!”溥仪扭着腰,他排队总是很巧,总是挨着新凤霞。他说,这是第一次排定好的,谁也不能改了。本来,听训话老老实实不出声就行了,溥仪却老是点头哈腰,答应:“哈……对……”新凤霞讨厌他这样,可不敢说话,就用胳膊肘捅他,他没有明白新凤霞的意思,还以为新凤霞跟他开玩笑,也用胳膊肘捅新凤霞,还用腿拱新凤霞,拱得新凤霞“哎哟”地叫了起来。“什么?干什么?谁在叫?”造反派领导大声问道。“是我……”溥仪很义气地大声回答,“是我踩了新凤霞的脚!我,是我!”造反派领导听了说:“踩了脚就踩了吧!干什么这么大声叫唤?大家听着!有位音乐家作了一首‘认罪嚎歌’,让你们学唱。一天唱三遍,一是为了你们自己赎罪!二是为了让你们唱歌轻松一下神经!”说着,叫来了一个搞音乐的“受审查对象”来教唱。大家跟着学,学得还算快。只有溥仪和新凤霞怎么教也不会,一遍、两遍就是唱不好。看管人大骂:“溥仪,你怎么老不会唱!再不会唱就不许你回家!新凤霞,你一定是装的!为什么你是演员连这几句嚎歌都唱不对,是不是有意反抗啊?你唱!”新凤霞回答道:“我是唱戏的,唱歌真不行。我唱‘东方红’都像唱戏,谁听谁都笑。这个嚎歌是很简单,可我就唱不好。”溥仪虽然认真学,可是嗓子嘶哑,唱起来总像哭。他声音越大似乎哭得越惨!因为他们两个总是唱不好,教音乐的就叫他们两个单独出来学唱。这一出来,两个人唱得更糟,新凤霞的个子矮,溥仪的个子高,而新凤霞的声音高,溥仪的声音低,这样的一高一低更不是味儿了。虽然歌词只有这么几句:“我有罪呀!哎哟!我该死了!哎哟!哎哟,该死、该死!真该死呀!我有罪呀!有罪、有罪、有罪,哎哟、唉唉哟哇!罪该万死了,我有罪呀!唉唉!我该死唉!唉唉、唉哟、唉呀……”但新凤霞跟溥仪两个人唱时,溥仪弯着腰、瞪着两眼,认认真真地唱,新凤霞则直着身子理直气壮、张着大嘴唱:“我有罪呀!我该死呀!该死,该死!真该死!唉哟!唉哟哟!唉哟哇!……”溥仪忽然声音高了八度出怪音,看管人大声说:“行了!这可真是鬼哭狼嚎了,别叫唤了!”溥仪不听,仍然大声喊道:“我有罪呀……我该死了……唉哟唉哟、唉哟唉哟哇……”看管人走在溥仪面前大声说:“别唱了!”溥仪好像唱上瘾了,停不住了:“我有罪呀……唉哟,唉哟、唉哟哇……我有罪呀,我该死呀,有罪,有罪,我有罪了!我该死!该死!罪该万死了……”看管人笑了,用手捂住溥仪的嘴说:“行了!你还来劲了?不许你张嘴!听见没有,不许你张嘴!”溥仪的嘴才紧紧地闭住了。看管人问他:“你为什么非唱?叫你别唱你不听?你是像鬼嚎哇!你知道吗?啊?说呀?你哑巴了?为什么不回答?装死反抗吗?”溥仪慢慢翻着白眼说:“你不是不许我张嘴吗?”看管人“哈哈”地大笑,但马上又翻了脸,怒气冲冲地对他说:“我是不许你再嚎唱了,我问你话你也不张嘴回答?这回命令你,张嘴吧!”没想到溥仪竟张嘴大喊:“听听,又唱鬼嚎歌了!鬼哭狼嚎一片叫哇,屈死的冤魂把命要哇!”(本文摘编自现代出版社出版的《末代皇帝的逸事》)

 

2012-6-15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9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