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心一意的博客

白雪阳春传雅曲,高山流水遇知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哲保身奏笑话(原)  

2012-04-14 13:10:58|  分类: 休闲·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今天晨练时,那个出身书香门第的练友一见到我,便问道:“你知道古代什么官叫言官?”“哦,古代的言官就是谏官和御史。”我回答道,“用白话讲,就是说话的官。”“我爸爸说,这种官没有别的职责,就是要说话。民国时上海有‘白相人’,上海话说白相就是玩的意思,白相人就是靠玩来混饭的人。说话官、白相人,正好是一个对子,跟‘如夫人’对‘同进士’类似。”针对练友的这段话,我反驳道:“你这种搭对不够严谨。在古代,言官之言是相当正经的事情,关系着朝廷兴衰、吏治清浊,用今天的话来说,就是他们提出的批评和建设性意见,要有益于国计民生;而白相人的白相,则多少有点下道,拼缝勾兑有之,坑蒙拐骗亦有之。两者放在一起,是有点对不起言官大人啦。”“嘿嘿,你蛮同情言官大人啊。我爸爸像你一样,也同情他们。他说,说话一旦成为一种职守,对于那些特冲、特有说话欲望的人来说,挺合适的,但言多必失,没准哪天就会丢了饭碗;而对于那些说话冲动不怎么强烈的人来说,这个职守难免会变成一种累赘。不说话不行,皇帝要见怪的,会怪罪这些人白吃饭不干活;而说话嘛,一不留神,刺激了皇帝哪根神经,或者得罪了哪个有实权的大人物,那自家的乌纱帽就会保不住。祸从口出这个至理名言,放在言官头上,一样适用。我爸爸说,对于这些职业说话的官来说,最合适的是李林甫说的那种仪仗马的境界,好吃好喝,闷声不响,大家过太平日子。而要这样做,得碰上皇帝怠于政务、权臣又不乐于生事的朝代才行。一般来说,在制度上,就规定了言官必须说话,有任务指标的,时间长了不说话,不完成指标,就像当今完不成科研任务的教授一样,得下岗的。”

“我爸爸说,尽管说话难,但又必须说,因为不说则饭碗有虞。因此,言官之言往往就在高头讲章和不痛不痒这两个方面做文章,说大道理,拽大词,宏观地扯开,从三皇五帝开讲,最后说几句现成话,无非勤政爱民、不失农时等等,说了半天都落不到地上。如果这招儿不行,那就走下三路,扯点无关宏旨的小事情,吹一下鸡毛蒜皮,或两下模棱地嗨一顿。不过,走下三路的文章如果说的不不留神,那就可能成为笑话。北宋庆历年间,曾有卫士震惊宫禁,满朝文武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。于是,就有御史建议说,蜀中罗江狗(这种狗类似今天说的德国黑背)是一种不错的狗,可以用来顶替卫士。当朝皇帝听后,觉得不妥,因为真的这样做了,那皇宫的禁卫军就变成狗卫军了。即使在金人入侵,宋室南渡后,言官说话的水平也没有提高多少。有一年大旱,见皇帝亲自出面求雨,就有谏官出来奏请皇帝禁止天下宰杀鹅鸭。他的理由是,只要不杀这些水里漂的动物,老天爷就会开恩降雨了。碰到同样的情景,明朝的谏官提的建议要靠谱一点,就是禁止百姓吃蛤蟆,因为民谣曰:‘蛤蟆叫,天下雨。’不吃蛤蟆,那就会有更多的蛤蟆叫,就会把雨给叫下来了。”

“我爸爸还说,清朝的时候,言官说话更难了:大道理不能说,因为皇帝认为大道理只有我皇帝才有资格讲,臣子奴才乱讲就等于僭越;弹劾批评也不好出手,说错了立马就会被惩罚。当然,不说话更不行。迫不得已,言官们只好眼睛向下,盯着老百姓,说点所谓似是而非的兴利除害的小事情。雍正年间,有位御史连上三奏,第一奏请皇帝下令,让尼姑还俗,以满足大龄男子的婚配之念;第二奏请皇帝出面,为民间年过二十还没有出嫁的女孩择配,因为这是古已有之的增加人口的好办法,不算离谱,尽管操作起来有一定的难度;第三奏最绝,他认为民间斗殴多半是因为数十文钱的缘故,因此劳驾皇帝出面,要求有关部门给所有需要数十文钱的穷人每人发数十文,以保天下太平。结果,雍正皇帝阅奏后大怒,下诏让这位御史老爷回家吃老米去了。这时,如果雍正还看到了另外一位御史的奏折,那可能会消气了。当年,北京城里城外都可以见到驮煤的骆驼,由卖煤的人赶着进进出出。那时,赶骆驼的人就骑在骆驼背上,而且骑姿不雅,横着的顺着的都有。有一位御史老爷大概是满人,看见有人横着骑骆驼就看不顺眼,于是上奏请皇帝禁止赶骆驼的横着骑,说是可以防止他们被颠下来,以防出事故。”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这个练友的话刚落音,我们周围就响起了笑声。

这时,随着笑声,一个年长的练友感慨道:“在那个时代,理论上是言者无罪的,而且在制度上也特许建言的人可以放开一点胆子说话。尽管如此,那些言官依然难以逃脱因言遭殃的厄运。这是那个时代的特点。那时有一言九鼎的皇帝,有惹不起的权臣,有得宠的嫔妃,有宠幸的太监,不管你是谁,说话都得小心。即使是有特权的言说者,恐怕也只有说空话的胆量,没有说错话的权利。言官言的质量,自然不会太高,出点笑话恐怕也是难免的哟。”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9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