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心一意的博客

白雪阳春传雅曲,高山流水遇知音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迷途知返的少妇(原)  

2011-11-02 21:13:41|  分类: 情感天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今早晨练时,一个跟踪我多日的女练友终于开口喊我了,她不仅知道我的名字,而且知道我的爱好和工作单位。她喊住我之后,也直率地自报家门,告知了她的姓名和工作单位。她说她要把她去年遇到的一件情感方面的事告诉我。听完她的述说,我油然想起了清人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论及的交友如读书:交渊博友如读异种书籍,交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,交谨饰友如读圣贤经传,交滑稽友如读传奇小说。我觉得,每个人都可以交不同的朋友,但这朋友一定要不平庸,有可取之处,有可鉴之才,因为择交以求益,“择其善者而交之,择其不善者而改之”。当然,大多数女性朋友虽然不会费太多心思去改造谁,但会在交际方面注意向善避恶。“与有肝胆人共事,从无字句处读书”,这才是做人的大道理啊。

在验证了女练友告知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属实之后,我才决定按照她的要求,把手机录下的她的述说,整理成博文贴出来,以供朋友们借鉴。哦,借鉴什么呢?按照这个女练友的话来说,就是请已婚的女性朋友不要重蹈她的覆辙,请已婚的男性朋友要挤时间多关心自己的妻子。好了,请朋友们看看她究竟是怎么说的吧:

我曾在那段寂寞的时期,和一个白手起家的老板造就了一段暧昧的精神之恋。他是我们衡阳出名的企业家,拥有三家实业公司,电视里经常报道他创业的事迹。正是因为他比我大二十多岁,所以每次对他的邀请,我总是很乐意。其实,我跳舞的目的是为了减肥,而不是交际。在一般情况下,对年长的男人,我是比较放心的,是没有免疫力的。虽然我已经三十出头了,但是他总是叫我“小女孩”,可见我们不会让人往坏处想。清白,一直是我的生命。再说了,丈夫对我又不坏,我没有必要给自己的脸上抹黑,更没有必要给丈夫戴绿帽子。

去年十月份的一个晚上,我丈夫因为官场上的事,有些消沉,与人喝得醉醺醺地回来,找我出气,说我什么都帮不了他。唉,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科员,我能怎么样。等丈夫睡了,我跟婆婆说要出去散散心,就来到了老地方跳舞。那天,下着小雨,我没有带伞。我喜欢秋天的清冷,我觉得凉丝丝的雨点很提神。在热浪起伏的舞厅里,我一眼就看到了他,他伸出V形的两根手指,示意我坐到他身边的位置。尽管这已经是很熟悉的招呼动作,但在那天晚上我觉得特别暧昧。不过,我还是径直向他走去。“你的肩膀湿了!”与他摇着舞步的时候,他轻轻地对我说:“你冷吧?来,靠近我一点!”我没有拒绝,任由他托着腰,满场飘。在飘来飘去之中,我突然觉得他有一种强有力的东西令我迷醉,而丈夫好像从来没有给过我这种“疑似霸道”的魅力。歇着喝软饮料时,我感到对面的他,不再是伯父级的男人,闪烁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显得像个诡异的梦,伸手可及。想到这里,我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,我有些害怕。于是,我接受了另外一个男人的邀请,舞厅恰好换了一支激烈的曲子,尽管这样,我仍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看着我。我有些慌乱地远远地瞥了他一眼,他果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他坐得很直,那状态仿佛在告诉我,他全身的汗毛都警惕地竖了起来。

与另外一个男人跳完那一曲后,我不由自主地又回到了他的身边。他剥了一个毛豆给我。我接了,咬着,很香。“玉,今天是我生日,能不能陪我去酒吧喝一杯?”说着,他就起身拿衣服,好像不容置疑。“哦,生日快乐!”我慌不择词,更不懂得拒绝,就这样跟着他走了。坐到他车上,雨下得更大了,我有些后悔。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回头问我:“如果不方便的话,我这就送你回家。”我说:“好吧,明天孩子还要上学,我得早起为他做饭。”在离我家500米左右的巷口,他停了下来,让我下车,同时递给我一把伞。我惊讶地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家住在这里?”他笑着回答说:“我是个有心的人。”刹那间,我内心有涟漪在散开,啊,他很善解人意,会处处为对方着想。也许是不甘心或者是因为好奇,我站在雨中,问正在给车掉头的他:“为什么不送我到家门口?”“因为我心里有鬼!”他莫明其妙地回答说,然后摇上车窗,绝尘而去。哎,那天,我用了近半个小时才走完那500米的小巷,因为我一直在想问题:他难道对我有意思?这不好吧。可是,他也不坏啊!过去我怎么就忘记了他的性别?为什么今夜才让我看到了性别?难道他看出我内心的变化?而我是怎么变化的呢?难道他把我看成是个“有缝的蛋”?一大堆的问题令我头疼。当我开门回到自己的卧室,丈夫的呼噜声很响,他曲着身子,一副无助的样子。我有些不安,给他盖了被子,然后做了一夜的梦。

梦后,我以为这一切都过去了,因为我残酷地让自己不再去想那夜的事,还破天荒地有个把月时间没有去舞厅,我想以冷处理来结束所有不切实际的东西。然而,月余后的一天傍晚,我在接读小学的儿子回家时,再次邂逅了他。那时,我们正在等公交车,他突然停在我们视野里,摇下车窗,对着我们喊道:“嗨,好久不见,上车吧。”真是没法拒绝,我们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,坐上他的车。在他转身递给我儿子巧克力时,一辆摩托车突然横撞过来,重挫了他的奔驰,但没有伤人。当时,正是下班高峰期,那摩托车觉得理亏,掉头就跑,我叫他赶快追上去,但他放弃了,他对我们笑着说:“算了,只要你们没有事就好,就当破财消灾好了!”我感到很不安,便提出下车,叫他把车开到修理厂去,因为前面的车灯都撞坏了。然而,他不把这些当一回事,坚持把我们母子送到家,而且是直接开到我家楼下。我笑着问他:“怎么这次光明正大了?”“因为有你儿子在。”他的言外之意是,现在不是孤男寡女了。他下车开门时,我看到了他暧昧的眼神,心里不禁一震。回到家,我有些心神不宁,总觉得对不起他。于是,在给儿子洗完澡,准备上网时,主动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非常抱歉,谢谢你的“后”爱。他很快就回了一条:我愿意,我喜欢这个“后”爱!就这样,我们互相纠正对方错误地发下去,没完没了。直至听到丈夫摩托车的响声,我才急急收兵。他善解人意,也适时打住。

没想到,我竟爱上了这个“纠错”的游戏。我认为这种游戏有张有弛,没有越雷池一步。我们还约定,每周去老地方跳一次舞,其他时间就在电话里谈心或发短信。我喜欢这种状态,因为它只会给生活增添色彩,而不会增加麻烦。他总会在电话里或者短信里加些调情的句子,我嘴里是敬谢不收,可是心里是欢喜的,而且也习惯了。他仿佛是我心里的间谍,我想什么,他总会猜个十不离九,这也是我所期待的,因为我丈夫是不善于了解我的心思的。有一次,我穿了一件几年前与丈夫一起在香港买的风衣,丈夫竟奇怪地问我:“怎么又买新衣服了?”可见,丈夫是有点忽略我!而他是很细心的,他甚至会从我指尖的温度来判断我是否来了例假。这令我受宠若惊。就这样,我们总是保持着一种暧昧的却不越轨的精神之恋,我希望永远这样。如果这是一种爱的话,我是可以接受的,因为秘密,而刺激;因为神交,而无愧。

神不知鬼不觉地过了大半年。那一夜,舞厅里特别暗,我们摇着身体,渐渐热了。他将我越搂越紧,我尽管呼吸困难,但无法抗拒他的手,那是一双陌生而不安分的手。一曲又一曲,如同大海里一叶扁舟随波逐流,我几乎全身依在他怀里。跳着跳着,他突然贴着我的耳朵说:“我们去开钟点房吧!”他的这句话,如雷霆万钧,我本能地反对:“不,不可以的!”然而,我的身体还是深陷在他的怀里不能自拔。我不记得我是怎样随着他走出舞池到了街头的。当时,我已经没有神智和勇气打的回家,我只能迷糊地听从他的安排。我还记得当时在他的车上,他开导我说:“我们都是成人了,会做得天衣无缝的,你不要有别的顾虑。”车拐了个弯,就到了一家四星级宾馆门口,“宝贝,我们下车吧!”恍惚中,我跟着他到了九楼。奇怪的是,他没有去前台登记,竟能熟练地掏出门卡,把我带进了房间。“这是你的……”还没等我问完,他靠了过来:“是的,这是我们的温柔之乡。”房子里那种复杂的女人的香艳气息清醒了我的头脑,我质问他:“你经常带女人来这里吗?”我不仅有点吃起醋,而且有点愤怒了。不过,他好像没有察觉我的情绪,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说:“我先去浴室洗洗,你喝点饮料吧,宝贝!”他显得很自信。仿佛就是他的这种自信,让我幡然醒悟,天啊,我即使做他的情人,也不是唯一的呀!我还算一个什么人呢?本以为自己是个绝对的“吃草动物”,想不到自己本质上也是“吃肉动物”,我为自己的食性不禁打了个寒颤。我彻底清醒了,决定转身离去。就在这时,他披着浴袍热腾腾地从后面抱住我,巧的是手机也在这时响起来了。一看,是娘家打来的,我谎称是丈夫打来的。听到这谎称,他触电般地撒开了手。我心中产生了一种庆幸的快感。我看得出,他在偷情方面还是胆小的。我笑着对他说:“谢谢你,我该走了。我原来只是好奇,现在终于明白了,我不是当情人的胚子!”可怜的他站在那里,有些不知所措。我开门的一刹那,差点撞到了一个女服务员,她手里正拿着一张“请勿打扰”的挂牌。哦,连服务员都知道我和他会在里面做些什么,看来这也是宾馆例行给熟客的服务项目之一吧!

后来,他还多次给我发短信,但我每次都只回敬四个字:请勿打扰!我宁愿和丈夫吵架,也不愿意做他的众多情人之一。这段交往让我深深地领悟到,一个人在哪里迷路,就要从那里寻觅出路,再多走了一步,就可能会错上加错啦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4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